MO

    Copyright © 普霖环境科技有限公司   ICP鲁16000824  中企动力提供技术支持

    手机官网

    搜索

    上合行丨普霖环境董事长孔帆海在莫斯科谈生意的一天

    分类:
    新闻中心
    作者:
    来源:
    2018/09/04 18:16
    评论:
    【摘要】:
    一声俄语的“兄弟”,一个长久的“熊抱”。14日,在莫斯科一家酒店里,刚从山东烟台赶过来的普霖环境董事长孔帆海女士入乡随俗,和俄罗斯环境安全委员会执行主席伽利亚切夫•尼古拉•维克托罗维奇先生打了个热情的“俄式招呼”。 今年64岁的孔帆海女士想和世界著名的发动机和飞机制造商——乌克兰马达西奇公司合作,共同研发制造和改装米2直升机,并取得在中国总经销权。她已经成立中卫通用航空发展有限公司并在滨州申请12
    一声俄语的“兄弟”,一个长久的“熊抱”。14日,在莫斯科一家酒店里,刚从山东烟台赶过来的普霖环境董事长孔帆海女士入乡随俗,和俄罗斯环境安全委员会执行主席伽利亚切夫•尼古拉•维克托罗维奇先生打了个热情的“俄式招呼”。
     
    今年64岁的孔帆海女士想和世界著名的发动机和飞机制造商——乌克兰马达西奇公司合作,共同研发制造和改装米2直升机,并取得在中国总经销权。她已经成立中卫通用航空发展有限公司并在滨州申请1200亩地,准备投资30亿打造中卫通用航空产业园。为了这件事,她多次飞到俄罗斯与马达西奇商讨。
     
    一番拥抱寒暄过后,普霖环境董事长孔帆海女士和俄环境安全委员会执行主席尼古拉先生、马达西奇工程师阿列克先生坐到了咖啡厅里。通过翻译,大家一起聊了起来。
     
    在翻译和对话时,孔帆海女士抽空介绍说,尼古拉先生对山东人颇有好感,“他叫我山东坤,或是中国坤,他们对我最大的印象就是我们说话算话,非常信任我。”
     
    虽然孔帆海女士不懂俄语,尼古拉先生也不会说汉语,但并没有妨碍两个人直接交流,孔帆海女士说她每天都要和尼古拉先生进行微信沟通,聊天软件的智能翻译功能方便了他们进行一些简短磋商与交流。
     
    孔帆海女士也很敬佩尼古拉先生的为人。她多次提及尼古拉先生说过的一句话:“世界上不分种族、文化、男女、年龄、阶级等等,统共分两种人,一种是建设的人,一种是破坏的人,我们都是前者,我们是共同致力于保护环境的人,所以我们应该在一起工作。”
     
    去年12月,普霖环境同俄罗斯方面成立中俄普利罗德环保公司,“普利罗德”的名字,还是尼古拉先生亲自命名,在俄语中意为自然、诞生。在合资公司内,双方将共同研发固废处理等项目,为中俄环保工作作贡献。为此,尼古拉先生还亲自设计了普利罗德的公司标志。
     
     
    在聊天中,对方多次提到兄弟一词。“其实,我们更像是姊妹,但是他不会“姊妹”的发音,就说哥们。”孔帆海女士说。
     
    11点10分左右,孔帆海女士的团队和尼古拉先生一起,来到了马达西奇设在俄罗斯的办事处,她此行的主要目的,就是来对米2飞机合作之事深度探讨,敦促飞机的改装及改造。
     
    普霖环境是一家烟台企业,之前公司板块主要涉及环保产业、现代农业,这次是瞅准了通用航空产业的大前景,美国目前有7万架通用民航飞机,俄罗斯有2万架,中国3000米以下的通航飞机只有2000多架,市场潜力巨大。目前国家的各项通航标准已在制定中,而企业只有提前准备,才能抓住机会,在即将兴起的通用民航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虽然2017年就有接触,双方早已经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但是乌克兰方面对具体的商务合同条款以及合同所用语言、中国总销售权、打款所用账户和币种有分歧,孔帆海女士坚持合同必须用汉语和乌克兰语,币种用人民币支付,而对方对此还在犹豫。参加会议的马达西奇具体业务负责人说,“我是公司的负责人,你们有什么意见可以提出来,价格和支付方式还可以谈。”
     
     
     
    听到这里,孔帆海女士说:“阿列克先生是我的‘红娘’,我们已经进行了很长时间的沟通了,尼古拉先生可以代表我进行沟通。我方要求,尽快拿到飞机,我们之间也没有障碍,当然价格除外。”
     
    两个月前,马达西奇方面表示第二天就给合同,结果两个月后才拿到,性格直爽的孔帆海女士直言太磨叽。“钱两年前都准备好了,飞机在哪儿呢?”
     
    不过,一直提要求的孔帆海女士也不忘给甜枣。“咱们赶紧办事,完了我用国酒茅台招待你们。”马达西奇的负责人表示很期待,争取早日喝到茅台。
     
    谈判结束后,孔帆海女士团队、尼古拉先生、阿列克先生步行去往中餐馆。
     
    俄罗斯人一般下午1点才吃午饭。孔帆海女士领着大家在附近的公园内走了走,一方面照顾下首次赴俄的同事,另一方面,她前几次来俄罗斯,都是冬天,基本上见不到太阳。好不容易春天来了一次,一定得享受下这里的阳光。
     
    “你看,这就是西方人,我们给马达西奇带了这么大一笔订单,他们也不说请我们吃顿饭。”孔帆海女士边走边开玩笑,说下次俄罗斯人去中国,也不用海参鲍鱼招待了,来一顿简单的工作餐就行。
     
    话虽这么说,但是到了饭点,孔帆海女士还是请两位俄罗斯朋友吃了顿饭。她选定了附近一家中餐馆,点了宫保鸡丁、水煮牛肉、东北大拉皮、水饺等传统菜。看起来,阿列克先生和尼古拉先生对中餐已经比较习惯。阿列克先生不仅用起筷子来驾轻就熟,胃口也不错,红焖茄子、宫保鸡丁也是一筷接一筷地吃。孔帆海女士说阿列克先生最喜欢吃水饺,专门为他多点了两盘,“他最多的时候能吃40个”。